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,您可以開啟JavaScript
現在位置:產業文章  >  育才文教  >  文化事業
網友評等 2.5

踏上神祕治療旅程─專訪催眠治療師張忠勛

我要回應
 點閱:601  刊登: 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台灣黃頁VIP優質會員說明  (2011/05/30)
  • 分享至Facebook
踏上神祕治療旅程─專訪催眠治療師張忠勛《張老師月刊402期6月號》
 
前言:治療就像播種一樣,今天灑下一顆種籽,你不見得能立即看到改變,但它會慢慢萌芽,開出讓你難以預期的果實。
文字/陳舒榆  攝影/黃念謹 
 
《張忠勛大事紀》
    1990年:念建中時思索未來生涯,曾一度想當個捍衛正義的警察,後因家中反對而作罷。
    1991年:大學就讀國立臺北師範學院數理教育系,期間萌發對心理學的愛好,旁聽不少諮商轉導的課程。
    1995年:開始於國小任教,迄今十四年,晉升中生代教師。
    1996年:在外島服兵役,因懂得催眠治療而擔任營上輔導老師,就此看見人生另一番風景。
    1999年:以在職進修的身分,考上文化大學兒童福利研究所(後改名為心理輔導研究所),開啟對催眠治療的興趣,並以此類療法作為論文主題。
    2001年:娶進嬌妻,並相當感念妻子的一路支持陪伴。
    2004年:為一睹大師風範,邀來艾瑞克森學派的徒弟來臺開授工作坊。
    2005年:與志同道合的夥伴,一同成立「華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療學會」,致力推廣與宣導正確的催眠治療觀念。隔年陸續在實踐、長庚、文化等多所大學開設催眠講座。
    2007年:人生因雙胞胎女兒的誕生,感到幸福完滿。
    2009年:考上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博士班,論文雖未完成,但希冀能繼往開來,跳脫國外現有的研究範疇,為臺灣開創有關催眠治療研究的新題材。
 
約訪前,對於催眠,腦中總會莫名浮現綺麗畫面,假想從事催眠治療的張忠勛,會以怎樣的魔幻姿態現身?又或是聽著他的聲音,我會不會不自覺就進入催眠狀態?
事實上,相信有許多人和我一樣:催眠、魔術,傻傻分不清。到底分界在哪?手法上又有什麼差異?直到與三十來歲的張忠勛見面後,幻想就如同戳破泡泡般,啵、啵、啵地破滅了。不是他不夠魔幻,而是我太專注於「催眠」,忽略後頭的「治療」兩字才是重點。
 
一路對諮商輔導,有著深厚興趣
在國小任教的張忠勛,年紀輕輕卻已有十三、十四年的教學經驗,直覺是個能將生硬教材講得神飛色舞、栩栩如生,並受到小學生愛戴的風趣老師。「只是臺灣的教育體制,絕少重視到老師的本科專業……。」雖然語帶無奈,卻也因此開啟了他另謀專業出路的想法。
張忠勛會踏上諮商輔導的人生歷程,其實其來有自,他說:「自己的命運,自己掌握!有很多人不曉得自己未來要幹嘛,但請別放棄每一個可能成為你專長或興趣的學習,那將是日後你累積的資本。」
談到高中曾憧憬當個警察,無意間讓他開始自學、拜讀過不少犯罪心理學、變態心理學、精神醫學等書籍,只是家人考量到職業的危險性,要他打消念頭。但也因為這樣的歪打正著,對心理諮商念念不忘的他,現在跨足催眠治療的領域,摸索出自己未來想走的路。
只是這一路走來,卻不輕鬆。
話說,大學讀的是數理教育系,張忠勛卻經常跑去旁聽諮商輔導的課程,同學還不時虧他是不是要轉系?但他堅持讀完四年本科系,把諮商輔導當做興趣在經營。直到小學任教,因仰慕劉焜輝教授,在準備碩班考試期間,就決定跟隨教授的腳步而考進文化大學。只是在職身分,加上沒有社工、諮商背景,著實讓張忠勛花了不少時間補足學分,但他甘之如飴,認為只要是學習,未來總有派上用場的一天。
 
醉心於艾瑞克森的學說理論
對催眠感到特殊著迷的張忠勛,也曾和一般人一樣,想一窺底下的神祕面紗。恰巧當時劉焜輝教授出了一項作業,要研究生各自挑一門心理治療學派做報告,這才開啟他對催眠治療的探索,也才發現到臺灣與國外在催眠治療的學術文獻上有顯著的落差。幸運的是,碩班指導教授周麗玉給了他很大的空間和鼓勵,讓他能夠替將來打下良好基礎。
一如臺灣人普遍對催眠的印象,如何把人催眠、快速催眠等,著重於技巧,或是關注催眠後可能會有什麼失控的現象出現……。多數在沒有助人工作的基本觀念下,催眠經常淪為譁眾取寵、謀利生財的工具。反觀國外研究將焦點放在心理治療,尤其當張忠勛拜讀到Milton Erickson(米爾頓.艾瑞克森)的大作,作者從自身故事來闡述催眠治療的應用與療效,讓他如獲珍寶,心中大喊「就是他了!」
「選擇怎樣的諮商治療取向,跟你的個人風格有很大的關係。」張忠勛從艾瑞克森身上學到不為了催眠而催眠,如何幫助個案改變,甚至獲得啟發才是關鍵。爾後,只要臺灣有任何關於艾瑞克森學派的講座,他從不缺席。甚至後來曾為了一睹大師風采,與志同道合的夥伴分攤經費,邀請艾瑞克森的徒弟來臺開授工作坊。
透過張忠勛一次又一次地敘說關於催眠治療的學習與體認,實事求是的態度,讓人不難窺見他鑽研催眠治療的恆心與毅力。即使已發表過多篇艾瑞克森取向治療的論文,還身兼華人艾瑞克森催眠治療學會的理事,他仍感不足,前年繼而考取臺北教育大學博士班,追隨趙家琛教授繼續做研究,希冀自己的論文能繼往開來,跳脫國外現有的研究範疇,又能在臺灣開創有關催眠治療研究的新題材。
 
催眠背後的療癒,才是重點
許多人一聽到催眠治療,會露出一付很感興趣的樣子,尤其對「前世今生」的迷思,最讓張忠勛感到頭痛,而回應道:「你存著怎樣的想法,就希望預見怎樣的景象。」從心理諮商的角度,他會想探討知道自己前世今生的目的在哪?對自己又有什麼幫助?倘若前世能為今生帶來醒悟,那重點應該是在今生的醒悟,而不是前世的痕跡。
就他的認知裡,催眠是一種媒介、一種治療方式,曉得自己的前世有那麼重要嗎?透過催眠來療癒內在情感、沉澱自己,才是催眠治療的真正目的 web66只是一般人難以破除內在成見,像他在學校講課時,臺下學生最常問的還是「怎樣催眠看前世今生?」可是一旦邀他們上臺接受催眠,卻沒幾個自願。為什麼?因為怕失控、怕揭露隱私、擔心失去意識,醒不過來……。
「所有研究顯示,催眠並不會讓人失去控制。」張忠勛笑說,催眠是唯一被列入刑法規範的心理治療,把催眠與強暴、脅迫、藥劑等違反個人意願的手段歸類在一塊,可見迷思之深。但事實上根本行不通,誰可以單單用語言就誘發一個人呈現昏迷不醒或是失去控制的狀態?
他強調,催眠是種雙向溝通,是在很清醒、注意力聚焦的狀態下,透過他人情境或言語上的催化及誘導,致使受催眠者從外在的聚焦回歸到內在,這與瑜伽、靜坐冥想有幾分相似,都是在幫助人們放鬆身心、自我調適和改變。最好的例子,是2004年雅典奧運的射箭選手,就有催眠治療師同行,協助紓緩緊張及壓力,讓選手能更專注於比賽,以獲取佳績。
 
跳脫價值迷思,專注做自己
儘管國外多有研究顯示,催眠治療的確可改善情緒問題、緩解憂鬱症狀,但在臺灣學術界,卻尚未廣泛為學者所接受,張忠勛坦言還必須加倍花心思去說服大家,扭轉負面認知,讓大家相信催眠是具有療效的。
「治療就像播種一樣,今天灑下一顆種籽,你不見得能立即看到改變,但它會慢慢萌芽,開出讓你難以預期的果實。」將重心放在治療推廣後,這幾年張忠勛開始有了不同體悟,不在乎賺不賺錢、也不在乎對方被催眠的深淺程度,只在乎個案能否因此受到妥善療癒。
固然知道引人注目的催眠技巧可能為自己帶來名與利,但「守住自己,退回簡單」似乎是張忠勛的人生哲學,真誠地做自己,反倒覺得那些喧嘩、浮名虛譽與他無關,他已然知道自己屬於另一方向。請輸入內容。
我要回應*目前有  則回應訊息
 請投下你對這篇文章的感覺
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
棒極了
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
很不錯
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
還可以啦
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
差強人意
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
不行啦
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評價小圖示
浪費我的眼力
最多500字
EMAIL(系統將寄驗證件到該信箱,請確實填寫)

賣家- 搶商機

空中大學書籍詢價報價社會統計社會工作管理成人發展與單號-310369|097085****|***@**hoo.com.tw
搶商機